笔趣阁

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死人经 > 第14章 发誓

第14章 发誓(第1/2页)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顾慎为现在的新名字是“欢奴”照顾的第一名垂死者是个年轻人,二十几岁,胸前有三道深深的伤痕,他却像没有感觉一样,静静地躺在土炕上,既不呻吟,也不提要求,除了微弱的呼吸,就和已经死了一样。

说是照顾,其实就是看着他的生命一点点消失,顶多倒一碗水。

没有将其活埋,这是金鹏堡对伤者的唯一恩赐。

少年们才在堡中过了一夜,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来得及熟悉,就被派来守在垂死者身边,在浓重的血腥味中开始他们在新“家”的生活。

照顾一名垂死者只需要一个人,但这几天是“淡季”,院中接收的伤者就这一个,韩机奴就让所有人都过来,“习惯习惯”,他这样解释,自己却远远地站在门口,捂着鼻子。

“这就是想当杀手的下场。”

韩机奴的语气显得幸灾乐祸,炕上的垂死者对此毫无反应。

“他叫解奴,和我一块进堡,瞧,现在他躺在那儿等死,我站在这儿看他送死。嘿嘿,想当杀手,下辈子努力吧。”

叫解奴的年轻人没有反驳,或许他根本就没听见韩机奴的话,反倒是遥奴(林洋)壮着胆子抬起头说道:

“可是成了真正的杀手,就能出人头地,不是吗?”

这句话惹恼了韩机奴,“对,出人头地,你们都去当杀手吧,谁能在东堡活得比我长,我给他磕头。也不瞧瞧自己的模样,想当杀手,哼。”

韩机奴扬了扬手中的红木棍,但他不想靠近死人,所以又拂袖而去,在他眼中,炕上的解奴已经是死人。

解奴是当天傍晚死的,少年们万分不情愿,但在红木棍的威胁下,只能一块抬着尸体,走出西门,将它扔下悬崖。

“这里是金鹏堡所有仆众的最终归宿,叫‘鬼叫崖’,你们听,崖下是不是有怪声?就和死人呻吟一样。”

遥奴又在吓唬大家,少年们转身就跑,争先恐后,守在西院门以内的韩机奴哼了一声,不知是觉得可笑,还是不屑。

顾慎为也跟着大家跑,他昨天晚上来过这里,真的听到过崖下传来的尖叫。

事后不久,少年们从韩机奴口中得知,西门外的悬崖真是名为”鬼叫崖”,遥奴没有编造故事,至于他是怎么知道的,他不说,别人也猜不着。

鬼叫崖是一块三角形的平台,中间有一片石台的遗迹,据说从前的死人都在石台上积薪火化,这是积薪院名字的由来,自从金鹏堡改了风俗,石台渐渐倾毁,如今只剩下几块碎石,上面还留着焦黑的烧痕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少年们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看着某人死去,然后将尸体抛下鬼叫崖,死者当中多是年轻人,他们怀着当杀手的梦想,进入东堡当学徒,却惨遭淘汰。

金鹏堡分成若干相对独立的区域,其中东堡是培训杀手的地方,西堡院则集中了各类杂院,比如积薪院这种专门收治死人的地方。

明知死多活少,却还是有人前仆后继地想进东堡,少年们很难理解,他们多数人和韩机奴一个想法:老老实实待在西院,宁当活奴仆,不做死杀手。

野心勃勃的遥奴却似乎另有想法,他几次三番暗示自己有当杀手的潜质,但是他不会武功,体质也不比别人更好,所以,没人拿他的话当真。

顾慎为也曾认真地想过要不要努力进入东堡,金鹏堡杀手灭了顾家,他在此学艺成为杀手再报仇,这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想法,是他心目中最完美的计划,可惜不容易实现:

第一,时间紧迫,顾家小少爷可能随时被人认出来,他得抓紧时间报仇。

第二,东堡的训练残酷而血腥,能活着顺利过关的人少之又少,他怕自己还没有报仇就死在那里。

第三,也是最现实的问题,没有人推荐,像他这样的低级奴仆根本没有资格进入东堡。

顾慎为再次寻求神意的启示,却一无所得。

自从他进入金鹏堡,神意似乎就被挡在了外面,他现在束手无策,既没办法找到姐姐,也没办法报仇,现在的他,不要说灭了上官全家,就是上官怒的一片衣角也见不到。

他真怕自己就这么陷在积薪院抬一辈子死人。

不只是他,少年们都有一种被遗忘的感觉,金鹏堡似乎就没打算认真对待这十名陪嫁来的孩子,他们也和一批批的垂死者一样,要在这个不祥的院子里消耗生命,直到死亡的降临。

进堡的第五天,少年们终于等来一线转机。

罗宁茶小姐身边的仆妇雪娘来了。

虽然少年们从来不曾从雪娘那里得到过和言悦色,虽然每个人都吃过她那几根“铁指”的苦头,这时看到她却都有一种见到亲人似的感觉,只有她能将大家救出苦海。

雪娘那天下午推门而入,说话一如既往地简洁,“跟我走。”

正在打扫死者房屋的少年们几乎就要欢呼出声,可是韩机奴站在门口,他们不敢表现出高兴来,他的红木棍可不是吃素的。

“你是谁?”

韩机奴吃惊地看着不认识的中年妇人,这妇人走路轻悄悄的,他一点脚步声也没听到,心中十分不悦。

“我是宁茶小姐的乳母。”

韩机奴皱起了眉头,他没听说过堡中有“宁茶小姐”,而且这妇人身材平板得像具棺材,也不像任何人的乳母。

“什么小姐?”

雪娘一指戳出,韩机奴脸上一红,口中闷哼一声,坐倒在门槛上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