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死人经 > 第26章 绢现

第26章 绢现(第1/2页)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金鹏堡杀手韩世奇之死一案很快水落石出,怎么处理相关人等却成了一件令许多人头疼的事。

八少主上官怒流年不利,不顺心的事已经够多了,偏偏韩世奇是他院中的杀手,偏偏两名凶手是他的新婚妻子带来的陪嫁奴仆。

一半依靠各种小道消息,一半凭着自己的分析,顾慎为才能大致猜出那令人窒息的三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戚奴落网,其他六名少年立刻被送回积薪院,再次遭到监禁,消息不通,每天只送一次饭,那两具尸体没人处理,已经开始腐烂,味道渐渐遍布整个院子,钻进少年们居住的房间。

一连三天,他们都在惶恐中度过,鞭伤结疤,大家互相揭去硬痂,一块默默等待着最后的判决,这是几名“结拜兄弟”最后一段互相信任、互相扶持的时光。

顾慎为心中尤其紧张,他不知道戚奴会供出什么来。

戚奴在洗心院地下刑室的那一瞥已经令他心惊肉跳,在花样百出的酷刑下,绝大多数年纪比戚奴大、意志也坚强的人都会全盘招供。

直到第四天中午,西院门终于敞开,积薪院迎来新院管。

新院管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东院门,处理两具尸体。

尸体已经生出了蛆虫,看着就令人做呕,少年们抬走的时候却是兴高采烈,又有活可干,似乎表明他们得到了宽恕。

果然,将存尸的房间彻底清洗之后,新院管宣布:积薪院重新开放,少年们要继续旧日的职责,一切不变。

其实一切都变了。

新院管拒绝住在积薪院,早来晚走,不在的时候将院门牢牢锁住,少年们的行动比从前更受限制,连每天早晨向小姐请安也取消了,堡内的担水处也加强了守卫,那些临时不用的空桶全都被挪走。

积薪院重新开放后迎来的第一批伤者当中,有一个是从前的院管韩机奴,他经受了比少年们重得多的酷刑,但是拣回了一条命,别的伤者陆续被扔下鬼叫崖,只有他竟然慢慢康复。

但是韩机奴变得沉默了,常常一整天不说话,他失去了靠山,也失去了地位,前途难以预测,有天夜里,他刚刚能起身走路,就用身上的腰带上吊自尽了,尸体挂在西院门的门框上,晃来晃去,第二天早晨才被发现。

他的死波澜不惊,无人询问,少年们将尸体抛入悬崖,有人甚至埋怨这位前院管不够体贴,既然要自杀,干嘛不直接从崖上跳下去呢?

又一天,少年们见着了戚奴的尸体,身首异处,被两名黑衣人直接抬到了鬼叫崖。

早已见惯死人的顾慎为没有忍住,呕吐起来,其他少年也背过身,脸色惨白,一整天没怎么吃饭。

没过两天,谢奴也落网了,少年反抗得太激烈,杀手们只好直接杀死了他,尸首被抛在荒郊野外,他的供词当时已经不重要了。

戚奴在洗心院承担了一切,除了弟弟只字未提他人。

他供认暗杀计划是自己制定的,尖刀钉在床下,然后趁那个人被谢奴拉住的时候,他翻身钻入床底,杀死正在享乐的仇人。

一切细节都符合,在戚奴身上搜出了韩世奇的几样东西。

不仅如此,最后还查出来戚奴与谢奴原来是大雪山的遗孤,因为内部几个峰头之间的争斗父母双亡,才被辗转被卖为奴隶,那个在丁字路口诛杀飞鹰帮的龙飞度,跟兄弟二人根本就是同族人,只是属于不同的峰头。

大雪山与金鹏堡向来不和,是死对头。

顾慎为十分不理解大雪山的人,强大的外敌当前,他们内部竟然还杀得你死我活。

兄弟俩的来历,给韩世奇之死增添了一丝阴谋色彩,积薪院的六名少年再次受到讯问,让他们交待自己的身世。

这回没有押他们去洗心院,但少年们早已是惊弓之鸟,一经询问便将自己出生以来的十几年经历全都交待得清清楚楚。

顾慎为当然不能说出实情,临时编造也太难了些,所以他将遥奴的身世借用过来,这样他就成了一名西域商人的家仆,有一次随主人出行时遇到强盗,被掳为奴。

遥奴临死前说的话颠三倒四,顾慎为不得不重新加以润色,结果非常成功,最后连他自己都快相信这段经历了。

唯一的问题是,他的话经不起对证,他和尖脸遥奴的长相差别太明显。

不过,没人去千里以外找那个西域商人对质,顾慎为暗自担心了十来天之后,确认自己顺利过关。

风波渐渐平息,谁也没怀疑还有第三个同谋者,而且暗中还有一股力量想让这件案子尽早结束,减小影响的范围。

顾慎为在刑室中观察到的矛盾迹象没有错,那个瘦高的沈刀主名叫沈谅,是洗心院主事,也是八少主上官怒的亲舅舅,他代表外甥的利益,利用手中的权势力图大事化小。

瘦矮的郭先生来自东堡的白衣院,虽然和哪一位少主都没有亲戚关系,但是公认他与五少主交往密切,一心想将案子扩大,借此打击八少主的势力。

“五八不和”这四个字金鹏堡内几乎尽人皆知,据说两位少主的母亲生前势同水火,死后还将仇恨传给了各自的儿子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