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每次人设都是反派[快穿] > 132、教皇5

132、教皇5(第1/2页)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这国家在不久的将来会爆发出一场瘟疫, 而瘟疫的源头就是在今天的这疾病重灾区。

包括桑九池和赫尔在内,去的教徒一共十八人。

在出发,桑九池已经让人准备了艾叶, 他们带上了足量的毛巾、湿布等必备材料后开始朝着目的地出发。

帝都, 是全帝国最繁华的城市。但在帝国的边缘, 还一些无人问津的贫民窟。

他们这次往的就是这次的贫民窟。

曼斯帝国的国力在三大帝国里是最强的一, 特别是他们的铁甲步兵更是勇猛无比。不过他们勇猛, 别人也计谋。

就在曼斯帝国勇猛杀敌时, 敌人却将矛头对准了帝国的心脏帝都。

他们将死去多时的腐烂牛羊扔进外河的河道里, 这城市水资源并不丰富, 富人区的水可以无限享用, 可贫民窟的水井都是官方严格把控,每家每户限量供应。

为了能够满足日常的水需求,贫民窟的些人会去外河河道的中游打水, 还些人直接在最下游洗澡洗衣服。

腐烂的牛羊病变后产了病毒, 悄无声息地染了这些贫民窟的人。

贫民窟逐渐发大积的集体病事件。

富人区的人如果出现病的症状, 一定会立刻就医,这场灾难也能及时发现。

然而发病的人恰恰是没多余钱财的贫民窟,他们的钱只能够自己的日常活所需,别说去病,就连买水都不舍得。

一般来说,贫民窟的人往往会选择硬扛过去, 如果在扛不住,才会去医,但那时候病已经拖成了大病,往往已经无力回天。

在这等级森严的国度,穷人, 命如草芥。

如果是放在和平时期,

一区域出现大积的病,管辖这一片区域的官员也会所察觉,进而猜测出瘟疫的可能。

但现在却恰恰是战乱时期,后排帝都几乎能用的闲职兵力都抽调到了战场或者更用的位置,像贫民窟这种地方的兵力立刻变得薄弱来,所以病的事情一直没得到重视。

直到事情到了不可遏制的时候,贫民窟出现了第一死人,紧接着是第二。

越来越多的死人从贫民窟被抬出去,人们才意识到最安全的帝都早就成为了瘟疫的温床。

等他们反应过来时,瘟疫已经在全城蔓延开来。

瘟疫的出现,是教廷文化没落的导火线。在无助的死亡,人们开始把求的欲望转移到了万能的光明神身上。在原始剧情里,原主受到鞭刑后在神殿养了大半月,这大半月里,贾斯汀为了给自己拉拢人脉开始不停出入民间,宣扬教廷文化。

胜利马上到手的喜悦冲昏了他的头脑,让他头不择言,甚至说出了什么“光明神能够治愈疾病”的可笑言论。

他给了病人们希望,病人们拿到手里却只绝望,死亡接踵而至,人们开始渐渐对光明神和教廷产了质疑。

因为一场瘟疫,原本在战场上一直处优势的曼斯帝国开始节节败退,这一衰败就是半年久。

直到敌国快攻打到帝都脚下,赫尔率领着皇家骑士团的铁骑兵出战。

三万人迎战三十万人大军,以绝对的劣势完成了反杀,敌军才停住了进攻的脚步。

接下来的三年里,赫尔带着他的铁骑兵东征西战,从原本的三万大军逐渐变成了十万、三十万,直到最后的一百万。

而赫尔也从一的皇家骑士团团长变成大将军,他率领着手下的百万大军势如破竹,不过短短三年,就逼迫地阿尔法帝国和北塔帝国投诚归降。

从此,这片大陆再也没三足鼎立,统治世界的斯曼王朝就此诞。

登基为帝的伊诺国王册封赫尔为异姓公爵,因为教廷早已失去了民心,当伊诺国王以蛊惑罪判处原主火刑时,民众们不仅没像一样为站在教廷的一边,还拍手叫好。

那场惨痛的瘟疫,总人为此付出代价、承受伤痛者的怒火。教廷和原主就成为替罪羔羊。

消灭了教廷文化,拴在伊诺身上的最后一根枷锁也彻底断裂。从此后猛兽出匣,再也没势力能够钳制住这头巨兽。

剧情到此结束,一切来皆大欢喜。

然而桑九池知道,这故事远远没结束。

伊诺成为统治全大陆的王者,这就意味着他拥了绝对的杀伐话语权。赫尔即便荣登公爵位,到底只是公爵。

一是扑克牌里的王炸,一是扑克牌了的黑桃a。

赫尔,必败。

从伊诺对待赫尔妹妹的这件事情上就可以出他的狠辣和隐忍,他为了能够将赫尔收入麾下去接近和自己身份完全不符的苏珊,最后还能利用苏珊的死埋下一枚带着毒针的暗棋。

如果将这场战争比下棋,伊诺的确是下棋的手,每一棋子都物尽其用。他是一十分老道的棋手,在别人还没在迷惑只是已经放出了杀招。

桑九池第一天就和伊诺打过照,通过那天他对伊诺的故意试探而得出的性格侧写,伊诺这人性格暴躁、刚愎自用又极度自负。

还一,那就是他目光短浅。

以他的能力,不可能想到这么长远。

除非是他的背后人指,苏珊也曾告诉他,在伊诺和贾斯汀的背后还隐藏着更加强大的势力。

这种熟悉和操控手段,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了。

在第一位时,那人也是隐藏在背后,通过操控宋清来对付原主和戴骆临。

那人不是别人,真是权神。

又一次,他和权神针锋相对。第一次时他利用规则扳回一城,那是侥幸胜利。

可现在,他拥了绝对的力量。他已经和权神坐在了棋盘的两边,他持白子,权神持黑子。

黑子先行,白子随后。

在这最后的棋盘战场中,他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,以最贵的姿势走上成神路。

现在,已知权神的手上已经拥伊诺王子和贾斯汀这两棋子。

而他的手上,空无一物。

他现在做的,就不惜一切代价将周围的资源变成自己的棋子。

浓黑的睫毛收敛,掩盖住了桑九池眼中的野心。

桑九池今天做的车非常的简朴,车头只两匹马拉着,马车里除了桑九池还赫尔,其他人则是分批乘坐其他马车。

也不能说只桑九池和赫尔,赫尔的妹妹苏珊也在这马车上。

苏珊的表情现在十分沮丧,她盘膝坐在凳子的角落处,眼睛里都是委屈。

桑九池揉了揉微痛的眉心,嘱咐道:“等会下车的时候一定戴好口巾,全程不露出嘴巴和鼻子。”

他的表情十分严肃,赫尔也跟着凝重来,“难道是瘟疫?”

“十八九。”桑九池望着窗外飞速向后略去的树木,回忆昨晚和赫尔的对话。

当着苏珊的,桑九池问了赫尔相不相信自己能够到苏珊的灵魂。

赫尔很肯定地否认了。

他相信世界上灵魂的存在,但他不认为桑九池到灵魂的力量。

如果桑九池能到苏珊的灵魂,为什么不在自己被冤枉时就只是谁是凶手?反而等事情都结束后才过来告诉自己。

赫尔不信,桑九池也就没再往下说。

所以苏珊今天才很委屈地盘腿放在了马车边缘,她飘到桑九池的,委屈地了他一眼,“我以一直我觉我哥哥刚正不阿,现在才觉得他就是榆木脑袋,油盐不进。不我告诉你一件只我和我哥哥知道的事情,这样他就相信了。”

桑九池着还没放弃的苏珊,笑了笑后开口道:“还不够。他的信念太牢固了,就算把一两件事情告诉他,你哥哥也只是会怀疑。他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到的东西,他不到你,就永远不会相信。”

他是直接开口说的。

空荡荡的马车里,赫尔疑惑地望着突然自言自语开口讲话的桑九池。

桑九池的焦一直对准一地方,好像那地方真的什么人。

还他嘴里的“你哥哥”、“太相信自己的眼睛”,就算没名道姓,赫尔也知道桑九池说的是自己。

他又想了昨晚桑九池最后说的那段话,他拒绝了桑九池的带话后,在快到住处时,桑九池跟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。

“人类向往光明,当他们拥了自己的视线后就开始用眼睛探寻世间的真理。然而,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,而不是掌握在能到相事物的大多数人手里。眼睛到的未必是真的,眼睛不到的也未必是假的。”

赫尔咀嚼着他这段话的意思,目光也下意识跟随着桑九池的视线来到了他的焦位置。

桑九池这神棍,是在借着假装和他妹妹说话的样子间接骂他?

苏珊受到赫尔的目光,激动地在半空飞了一圈,“我哥哥在我,他是不是见我了?!”

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,桑九池笑了一声,“别闹,这不可能,就他?”

苏珊不乐意了,她扯着桑九池的袖子指了指赫尔,“你我哥,除了脑袋不好使,其他地方都没毛病啊。”

桑九池接着笑,“你不觉得他眼睛也不好使吗?”

一人一鬼权当赫尔是摆设,聊得不亦乐乎。

赫尔一开始还以为桑九池是在自言自语,后来听桑九池聊多了,就些好奇来。

他只能听到桑九池的声音,为交谈的另一方他根本不知道讲的是什么,些信息到了他的耳朵里就很模糊。

桑九池跟自己的“妹妹”聊得似乎很开心,他甚至到桑九池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。

桑九池在聊什么呢,这么开心。就算他是在说单口相声,总也中心主题吧?

中心他听出来的,是围绕着自己,那主题呢?是关他什么的?

赫尔突然些好奇,“你们在聊什么呢?”

问完他就愣住了,然后尴尬地默默收回视线,目不斜视地低头着自己并拢的脚尖。

这,尴尬到社死。想扇自己一巴掌。

脸颊上,忽然些发烫,接着是火辣辣的。很快,这股火辣的觉就蔓延到了耳垂,就算不照镜子赫尔也知道,自己已经羞耻到脸红了。

苏珊惊讶地悬浮在赫尔身仔细观察,片刻后她指着赫尔的耳朵哈哈大笑了两声,“我哥好傻。”

桑九池:“这是你哥。”

苏珊笑地岔气,“对啊,是我哥,亲哥。”

桑九池:“根据基因学,也就是你们所说的血脉来说,智力是会遗传的。你的智力跟你哥的差不多。”

苏珊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
下一秒,在桑九池的对并排坐着一人一鬼。

两人的姿势出奇地一致,都是双腿并拢,身体紧绷,两只眼睛目不斜视地盯着脚尖。

突然,整世界都安静了。耳边没了苏珊聒噪的声音,桑九池大欣慰。

马车走了大约一时,终到达了目的地。

然而在他们进入贫民窟的区域时,却被人拦了下来。

拦住他们的不是别人,正是负责巡视这片区域的侍卫。这些侍卫的脸色都不太好,他们的眼皮向下耷拉着,眼睛下一片乌青,死气沉沉。

赫尔见状蒙好了口巾,下车交涉,“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?”

守卫们强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,“不能再往里走了,贫民窟爆发了一场疾病,长官让我们封闭这片区域,禁止人员进出。”

守卫们认识赫尔,不过现在的赫尔穿着教廷最普通的灰色祭祀袍,脸上蒙着厚厚的巾。他们根本没把这大的男人和伊诺王子身边的皇家骑士联想到一,只是以为他是名教廷的传教士。

守卫五指攥拳咳嗽了一声,“上边已经放了话。目帝国的医疗队全用线支援,没多余的医疗力量救助这些下等人,不能再让他们出去染别人了,让他们在里自自灭。你们是神殿的人吧?想传教去别的地方,这里的情况下已经很严重了,就算是光明神也无能为力,别白白送了性命。”

桑九池蒙从车上下来,向守卫,“你也病了。”

到桑九池的红衣大主教服饰,守卫们齐刷刷愣住了,他们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到红衣大主教。

桑九池的口鼻都被一块红色的口巾蒙住,他戴着厚厚的兜帽,只留出了眉眼。

到对方过东方化的眉眼,守卫们立刻猜出了对方的身份桑九池红衣大主教。

就算没见过,三位红衣大主教也十分好辨认。桑九池是东方孔,贾斯汀上了年纪,而且身材十分大魁梧,玛利亚则是一位性。

守卫了头,不过随后又摇摇头,“我没关系,我轮完值后回去让军医给我开药。”

赫尔皱眉,“里那些人呢?就一医都没?医不进去,他们又出不来,怎么治病?”

守卫用一双死人般的眼睛向赫尔,“我也知道他们可怜,但这是上边的命令,我们也无能为力。”

桑九池:“不光是他们,你们也需隔离。这不是一场普通的发烧,这是瘟疫,你们已经被瘟疫染了。你们的直属长官是谁?立刻去找他,让他立刻将还空闲的医全都调过来,争取一切机会挽救命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